您现在的位置:詹姆斯喜欢现场开奖 > 六合彩玄机 > 辽中240万教育款卷入六合彩玄机(图

辽中240万教育款卷入六合彩玄机(图

2017-11-14 13:10

  从4月2日开始,沈阳辽中县教育局成了县领导、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和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

  一切皆因辽中县教育局核算中心会计和出纳挪用240万公款玩“六合彩”。事发后,一名段姓男子向警方自首,另外一名涉案男子目前在逃。与此同时,该中心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也因玩忽职守被警方刑拘。

  而相关部门正在通过蛛丝马迹寻找一个答案———这个从目前来看跨年度的挪用公款事件,是偶然,还是偶发中有其必然?

  记者调查中显现的种种细节,似乎早已为“240万元玩六合彩”事件埋下伏笔。

  4月11日,在辽中县教育局原局长郝维文被免的第三天,新任局长王长安到任。

  据辽中县教育局一位了解当时情景的人士透露,“工作失察,管理不力”是郝维文被免职的原因。

  当日,记者见到了这位新局长,他客气地拒绝了记者“能不能请目前了解辽中教育局两财会挪用240万公款玩‘六合彩’的事的人和我们聊聊”的请求。

  “紧张,大家都挺紧张。”有意无意的交谈,暴露了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心情,并没有随新局长的到来而缓解。

  教育局得知其核算中心将纳入县财政局核算中心统一管理后,按常规在内部先行进行了一次对账。对账中发现有几笔对不上,知情人士的说法是:“具体对(账)时,慌了。”

  4月7日,记者在辽中县教育局看到,此次事件的焦点———辽中县教育局核算中心,铁门紧闭。

  “剩余工作人员都被检察院调去查账了。”辽中县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说,目前核算中心工作处于停滞状态。

  挪用公款事件的败露始于一个即将来到的日期:从5月1日开始,教育局核算中心将纳入县财政局核算中心统一管理。

  “作为一种强制性规定,5月1日,教育局核算中心必须归县财务局统一管理。”教育局一位知情人士证实了信息的准确。

  按目前掌握的情况,教育局得知此事后,按常规在内部先行进行了一次对账。对账中发现有几笔对不上,知情人士的说法是:“具体对(账)时,慌了。”

  2001年到2003年之间,辽中县51家财政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财务管理陆续归到县财政局核算中心统一管理,但教育局一直以“方便工作”为由,自己控制。

  4月7日,记者到辽中县教育局了解事情进展时,郝维文还没有被免职,他指派了一名工作人员配合记者的采访。

  这种说法被辽中县财政局局长李徽章否定了:“不归我们,和我们一点隶属关系都没有。”

  事关责任,归属问题在此时显得非常微妙。“按规定,辽中县所有事业机关的财务都要交县核算中心管,但不知道为什么教育局的没归,这个我们也在查。”辽中县检察院一工作人员末了还加了一句,“这些其实不应该告诉你。”

  对此,李徽章很有底气,“检察院到我这了解情况的时候,给我看过一个复印件,是教育局为成立核算中心自己下的一个文,具体内容没记住。”

  4月11日,记者在教育局一了解内情的干部处得知,教育局确实下过一个这样的文。该干部把它称为“一个暗线,按规定核算中心应该归财政局管,但当时是硬给扭过来了”。

  该干部透露:“那时所有事业单位(的财务)都归到县财政局了,但教育局成立了自己的核算中心,时间是2003年8月26日。”

  对于辽中县财政局核算中心的形成过程,辽中县财政局局长李徽章给了权威解释:“辽中事业单位归财政局统一管理的规定始于2001年。2001年,成立了核算中心。按规定,当时有15家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归入核算中心,为了便于管理,这15个单位合称为核算中心一部。”

  李徽章介绍说,县里对统一管理很重视,曾经向各单位转发过文件,“2003年,另外36家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也归入县财务局核算中心。自此,从2001年到2003年,辽中县51家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都归到县财务局核算中心统一管理了。不过教育局一直以‘方便工作’为由,有着自己的核算中心。”

  李徽章同时证实,教育局核算中心的成立是通过县里批准的,是与县财政局核算中心平级的单位。

  “事发前,只要有一个月去和银行对账了,只要有一个月和用款单位对账了,别说跨年度挪用公款,有一次就能被发现。”

  目前公开披露的信息是,今年1月到事发前,辽中县教育局的公款被挪用了40万。按此推理,其余200万发生在2004年,或更早以前。

  “从2004年3月就开始挪用了。”4月11日,辽中一学校校长这样告诉记者,并称是“我和检察院朋友闲聊时听说的”。

  但对于种种猜测和传闻,目前,权威部门没有公开公布这240万是否跨年度挪用。

  李徽章向记者介绍了财政局核算中心的内控制度:“日清月结。当日的现金账当天要清,月月要对账。”在李徽章看来,“事发前,只要有一个月去和银行对账了,只要有一个月和用款单位对账了,别说跨年度挪用公款,有一次就能被发现。”

  从李徽章处记者了解到,用款单位用钱时,要先到核算中心审批。核算中心审核这笔钱时需要“用款单位报账员签字→核算中心会计签字→核算中心审核签字→核算中心主任签字”。作为一个硬性行规,缺一不可。在管理上还应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规矩,李徽章说,“核算中心的人是没权单独拿现金支票的。这是因为,现金支票、公章、名章要由3个不同的人分别管理。现金支票只有用款单位的报账员能够拿出来。”

  按这个规定,报账员先要到管现金支票人处审领支票,然后到负责公章管理者处盖公章,最后要由管理名章的人在现金支票上加盖名章,这些手续齐全后,方能在银行取出所需现金。

  李徽章说,按照已知的情况,教育局核算中心的人拿到了报账员才能拿出的现金支票。

  据知情人介绍,涉案的240万“都是下面学校用于自身建设和学校各方面最急用的钱,不是盈余也不是花不了的钱,240万就是过日子的钱”。

  教育局核算中心所辖业务包括教育局本身以及直属单位和镇内5所小学。掌握的钱分两块:行政性收费和专项拨款。

  辽中镇第一小学校长赵广明说:“镇一小交到核算中心的行政性收费包括杂费、书本费、学费、维修费、房屋管理费和6种疾病预防费。学校一年支出约20万元。”赵广明指着学校一角正在修缮的车库说,“现在没有钱给干活的,先赊着,以后再还。”

  “240万,出现这么大漏洞,给辽中整个教育投入造成很大空洞。”一工作人员强调,并比喻“教育局的心情就像4月5日那天的天气一样,外面阴,屋里停电”。

  据了解,辽中县教育局分管169所学校,8000余名教师(包括退休人员),辽中县每年给教育局的财政拨款占辽中财政拨款的80%。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教师工资没有受损。

推荐笑话段子